江蘇東珠景觀股份有限公司

                霧霾治理對2017年宏觀經濟的影響

                發布日期:2017-01-23
                2017年新年伊始,我國霧霾現象不僅卷土重來,而且在影響范圍和程度上都達到空前的地步,廣大居民產生較為嚴重的不安情緒。雖然我國尚未爆發類似“倫敦毒霧”的嚴重事件,但居民對于健康的擔憂和對于持續重度霧霾的恐慌已經開始蔓延,這從各大社交網絡的激烈討論中也能窺見一斑。2017年環境污染問題勢必成為中國經濟發展不能承受之重,成為中國發展道路選擇中不可回避的問題。霧霾及其治理,將對2017年中國宏觀經濟產生一系列重要影響。
                (一)環境污染全面顯化給社會經濟發展帶來不利沖擊
                2017年環境污染問題全面顯性,環保壓力驟增,對我國經濟增長環境產生了劇烈沖擊,對人力資本等基本經濟參數也將產生不利影響;如果疊加政策應對失當,可能導致資源配置無序化,并引發較為嚴重的社會問題。
                首先,環境污染全面顯化,引發社會不安情緒。一方面,隨著我國人均收入水平的快速提高,人們對于環境質量和身體健康的要求越來越高;另一方面,近年來我國環境出現急劇惡化,尤其是全國范圍內的霧霾現象愈發嚴重,使得環境污染問題顯性化。2017年霧霾現象在影響范圍和程度上都達到空前的地步,所引發的不安情緒,使得人們對于經濟增長的期盼已經悄然發生了變化,環境污染成為中國經濟發展不能承受之重。
                其次,環境污染對經濟基本參數產生不利影響。環境污染除了直接造成生產和交通損失外,從人力資本的角度考慮,環境污染引發的不適甚至疾病,將通過降低工作效率、減少工作時間和增加醫療支出等方面降低潛在經濟增長率。環境污染會嚴重影響身體健康,導致患病概率提高,引發人才流失。據報告統計,1952年倫敦地區嚴重霧霾時期,死亡人數達到2480人,慢性死亡人數達到8000人,對經濟生產和人民生活都造成了巨大損失,霧霾時期每年空氣污染給英國造成的經濟損失達到GDP的2%。
                最后,面對社會不安情緒,環境污染治理將對2017年的經濟增長產生成本壓力,疊加政策應對失當,可能導致資源配置無序化。環境治理,包括加征環保稅、提高環保標準、改變能源結構,在短期內會直接增加企業經營成本,制約經濟增長。據報告統計,英國在上世紀霧霾事件之后,共頒布實施了七次治理空氣污染的相關法案,每次法案頒布后的一兩年內,經濟增速都會出現下滑。為了治理污染,預計2017年我國環保政策也將密集出臺,執行力度將不斷加強,這勢必會造成短期經濟下行壓力加大。如果缺乏統一有序安排,迫于一定的壓力,環保政策可能出現極端化調整,造成社會資源配置出現無序化,惡化經濟增長環境。
                (二)環境污染治理會加速形成“成本推動型”通脹壓力
                2017年環境污染治理將加速形成“成本推動型”通貨膨脹壓力。2016年我國已經出現通貨膨脹的跡象,CPI通脹結束2015年的下行態勢,呈現波動上行,PPI更是扭轉了自2012年初以來持續4年多的下跌趨勢,一路實現由負轉正,且上漲趨勢明顯,2016年12月同比漲幅達到5.5%。
                2017年的環境污染治理可能進一步加劇通貨膨脹上漲壓力,并且加速形成“成本推動型”通貨膨脹。具體來說,2017年對環境污染的治理將通過減少產品供給和增加治理成本兩個環節形成價格上升壓力。在增長乏力的情況下,相比一般通脹,成本推動型通脹將對經濟產生更為不利的影響,造成企業預期的紊亂和利潤的轉移,帶來潛在風險問題。加上前期房價大幅上漲和鋼鐵煤炭等大宗商品價格反彈,將分別以推高生活成本和生產成本的方式抬高2017年通脹水平,削弱我國制造業的國際競爭力,加劇人民幣貶值壓力。
                (三)環境污染治理加大短期經濟增速破底的風險
                2017年的“穩增長”政策將持續強化,但對經濟的作用力將持續下降;而改革的力度和深度將全面強化,改革帶來的宏觀經濟短期陣痛效應開始顯化。在潛在增速下滑和總需求不足的交互影響下,2017年經濟增長仍然面臨失速的風險,疊加環境污染治理帶來新的壓力,“穩增長”仍然面臨諸多難題。
                環境污染的急劇惡化給2017年中國經濟增長帶來新的困局。2016年經濟增長趨穩的部分原因在于房地產投資趨穩并拉動高污染行業反彈,2017年環境治理必然要限制高污染行業的發展甚至是房地產行業的投資,這將收緊經濟增長環境并加劇資源約束,制約潛在供給增長。雖然2016年各類宏觀數據不錯,但是整個增長的內生基礎不僅沒有強化,反而存在進一步弱化的跡象,特別是民間投資疲軟、外部動蕩隨時可能再現、政府投資資金缺口擴大、房地產市場急需進一步調整、資金的宏觀配置效率進一步惡化等因素的作用下,經濟增長速度可能跌破政府設定的6.5%底線。例如,只要民間投資增速跌至0增長,房地產投資增速回落到2015年底的低點,或者貿易順差增速下滑幾個百分點,加上環境治理壓力加大,經濟增速就很有可能回落0.5個百分點。
                宏觀經濟增長速度較大幅度的回落可能引發一系列經濟社會問題:一是局部區域經濟塌陷的狀況將進一步擴散和惡化;二是財政增長速度可能加速下滑,導致局部區域的財政困局進一步加大;三是養老金入不敷出的省市個數將進一步擴大;四是局部企業的虧損將進一步擴大,并引發失業問題。特別是,與環境污染相關的行業企業面臨預期調整混亂與成本急劇上升的巨大壓力,可能面臨虧損面擴大甚至破產倒閉的風險,造成一定的失業壓力。
                (四)霧霾治理的政策建議
                習近平總書記說,“環境就是民生”。必須認識到環境污染問題已經成為當前中國經濟發展道路選擇中不能回避的問題,特別是霧霾治理應及早提上日程。
                第一,考慮到人民群眾的關切,必須盡快拿出相應的短期霧霾治理舉措和中長期污染治理規劃。充分考慮到環境治理對于經濟增長的影響和持續時間,及時與民眾進行充分的溝通和預期引導。
                第二,環保政策應該有序調整,避免出現極端變化,造成資源配置的無序化。霧霾現象是空氣污染多年累積的產物,根治霧霾絕非朝夕之功。這就要求有一個大范圍中長期的系統治理方案,而不僅是局部性的臨時治理舉措。
                第三,加強與民眾的溝通和預期引導。由于污染治理的長期性和影響的廣泛性,在環境治理的同時,應加強與民眾的溝通,特別是對于短期突發狀況,要有一定的預案,避免引發嚴重的社會問題。
                第四,霧霾治理應與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相結合,特別是與“去產能”相結合。很多產能過剩行業正是高污染、高耗能產業,去產能又以淘汰落后產能為重要抓手,這就為環境治理與推動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找到了一個契合點。在2016年去掉的產能中,部分就是通過強化專項執法,使得違規新增產能基本不再發生,違規在建項目全部停工停產,違法違規建設行為得到有力遏制,從而使得鋼鐵煤炭減量化生產得到較好落實。在全國6000多處30萬噸/年及以下的小煤礦中,已有2600多處列入去產能范圍。
                正如習近平總書記所說,“青山就是美麗,藍天也是幸福”。環境治理雖然會在短期內對經濟增長產生一定的下行壓力,但繼續污染付出的代價將更大。通過有序地治理和溝通,不僅可以改善中長期增長預期,而且可以提升人民群眾的幸福感、安全感和獲得感。


                福彩3d走势图综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