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蘇東珠景觀股份有限公司

                創造條件引入民間資本 這是政府為PPP項目增信心

                發布日期:2017-01-23
                政府工作報告摘錄:
                 
                “全面落實促進民間投資的政策措施,推動民營中小微企業梯隊成長,積極培育行業龍頭民營企業,推動民營重點企業建立現代企業制度。推廣規范政府與社會資本合作模式,凡是市場能做的,創造條件引導民間資本進入。”
                 
                政府工作報告提出,深入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創造條件引入民間資本,成為代表委員們關注的焦點之一。
                 
                1月17日,省政協委員、四川省經濟法律研究會會長、中國政法大學國際法學院教授司馬向林,在接受華西都市報記者采訪時認為,從政府工作報告中,讀到了政府給民間資本、PPP項目打氣加油的信號。
                 
                “關于民間投資部分,我讀到了信心與期待”
                 
                “政府工作報告中,關于民間投資部分,用詞充滿了積極和鼓勵,我讀到了信心與期待。”從事經濟法律領域研究的司馬向林,解讀了自己對深入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部分理解。“凡是市場能做的,創造條件引導民間資本進入。這句話字里行間有著政府對民間資本的歡迎與鼓勵。”司馬向林認為,過去一年,四川經濟實現了“十三五”良好開局,GDP增速處于全國領先水平,民營資本則是作為穩增長、調結構、促就業的重要支撐力量。在經濟下行壓力依然較大的形勢下,PPP模式在穩增長和拉動民間投資中的作用越來越受到矚目。如何激發社會資本的活力,增加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項目吸引力,四川正在積極行動。
                 
                司馬向林舉例,如何激發?就是要降低民間資本準入門檻,消除“玻璃門”“彈簧門”,降低對民營企業的資金要求和資質審查,把合作項目的領域真正擴大,真正放開,除了基礎設施建設,智能城市、信息化建設這些能激發民營企業創造力和創新力的領域,應該多包裝生成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項目。
                 
                完善的制度體系是PPP成功實施基礎
                 
                司馬向林認為,與大型國企相比,民間資本普遍資金實力偏弱,融資難度大,在很多項目中資質、業績、報價等競爭中優勢不明顯。同時,出于種種擔憂,導致“不敢進、進不去、爭不過”現象并存。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到的“推廣規范政府與社會資本合作模式”,表明完善的制度體系是PPP項目成功實施的基礎。
                 
                “比如,PPP項目財政承諾(支出責任)應納入年度預算和中期財政規劃,其資產和負債最終是政府綜合財務報告的一部分。從預算管理、資產管理、風險防范角度看,應對PPP項目的政府支出建立起支出責任風險框架。”司馬向林解讀,推廣PPP模式的關鍵是落實風險分擔機制、充分挖掘PPP效率,以效率和風險為導向積極審慎、穩中求進地推進PPP項目。除了財政管理之外,立項管理、定價機制、稅收優惠、績效評價等方面的政策也需要進一步完善。
                 


                福彩3d走势图综合版